叫出学生的名子——读《剥开教育的责任》有感
    2012-10-09 11:02:42
    杨元展
     

    叫出学生的名子

    ——读《剥开教育的责任》有感

    “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是什么?是听到自己的名字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来。”这句话,是《剥开教育的责任》一书中的《请喊学生的名字》中的一段话。上课提问学生,喊学生的名字,这是最简单不过的事了。这变成了“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”了。这是否有点儿不可思议呢。

    书中列举了这样一个事例:罗恩·克拉克老师应邀带着全班37名学生去白宫,克林顿总统和夫人希拉里接见了他们。学生们参观了白宫,并与总统和夫人交谈。当同学们列队与总统和夫人告别的时候,克拉克注意到,总统夫人希拉里竟然叫出了每个学生的姓名。而我们呢?有些老师接到新班后,一周,一个月,甚至一个学期,他们都不能准确的或全部的叫出所教学生的名字来。

    这里的区别在哪里呢?

    《剥开教育的责任》里说,希拉里是“用心在做功课”。从而赢得了学生的牢记与敬意。

    一个“用心在做功课”道出了所有的玄机。试问:“我们用心了吗?”一个班也就三四十个学生,如果肯用心去记,会用“一周、一个月、一个学期”去记吗?

    看这本书时,也正好是刚开学的时候,班上有几个学生我总是弄混淆了,于是,上课总是弄出笑话来。看到这段文字后,我觉得很脸红,很羞愧。于是,在上课间操的时候,我就一个一个的对号入座,然后,我跑到这几个学生的面前,叫出他们的名字。他们一脸的不解。但是,我记住他们了。这说起来很简单,两个字“用心”。

    而“用心”的后面,隐藏的是“责任”,如果你有了教育的责任,你就会去用心。学生是教师的责任,如果,你连学生的名字都记不住,你还怎么去认识、了解、吃透学生呢?你还怎么去因材施教呢?还怎么去谈担负着教育的责任呢。

    从根本里来看“叫出学生的名字”,体现的是师生之间的关系,这个关系的好与坏,决定了教育的前景。

    我们常常谈论,师生是平等的关系,其实从根本里,教师就把自己定位在高于学生的位置上:你,站起来。你,不要讲话。其实,这简单的话语里,充满的就是教师的高高在上。教师应该走下讲台来,跟学生亲切交谈,学生的起立回答,是对老师的尊敬。教师的“你,站起来”是向学生要“尊敬”。

    教师的“你,不要讲话”是剥夺了学生的话语权,是用自己的高高在上的权威在命令学生。所以说,讲师生平等,其实是有条件的“平等”,就像是清朝政府签订的某些条约一样。

    什么时候,教师从“神坛”上走下来,才能真正实现“师生平等”。

    最近,我遇到几个二十多年前的学生,他们一见面,就叫我——杨老师,而我,却只是大概记得他们的模样,却叫不出名字来。特别有一个学生,他还问我:“您知道我叫什么吗?”我有点儿不自在:“你长大了,人都变样了。”为自己找叫不出名字的理由。他说:“我叫陈××,我记得您,您叫杨××,虽然您比那个时候胖多了,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您来了。您是我初二时的数学老师。”我当时一定是满脸通红,忙说:“对!对!你叫陈××。当时你的数学成绩挺好的。”他说:“是老师您教得好,您是我们公认的,数学教得最棒的。”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:“哪里,哪里。”

    如果,我能记住他们的名字,那该多好。师生一见面,互相道出姓名,那个情景一定非常感人。他们对老师的认识,就不仅仅是教得好与坏了。我深深地为叫不出学生的名字而自责。

    如果,我一直关注着他们,我就会记住他们的名字;如果,我一直与他们保持着联系,我也不会忘记他们的名字;如果,我一直与他们保持联系,他们一定会把当我的学生时的感受,真实的反映给我,会给我的教育生涯提供帮助和便利。

    叫出学生的名字,记住学生的名字,关注学生的成长,关注学生的一生,关心在校的学生,更应该关心离开学校的学生。做教师的要时刻想到:做我一天的学生,他的一生都应该跟我联系在一起,生荣,我荣,生耻,我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