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又一次失败了
    2010-03-24 11:14:35
    杨元展

    我又一次失败了

    星期一的早晨,小组长向我汇报:王磊又没有做家庭作业。我又一次失败了,哪位伟人教教我吧。捷克教育家夸美纽斯说:“孩子们求学的欲望是由老师激发起来的,假如他们是温和的,是循循善诱的,不用粗鲁的办法去使学生疏远他们,而用仁慈的感情与言语去吸引他们;假如他们和善地对待他们的学生,他们就容易得到学生的好感,学生就宁愿进学校而不愿停留在家里了。”是的,孩子宁愿进学校,可是,他不听老师的教育怎么办呢?我想,我对他是温和的,是循循善诱的,我对他是和善的,我在课堂上也能激起他的兴趣,可是,他当面说得很好听,回到家里,一切都变了,谁能教教我,怎么办?

    歌德说:“铁匠铺里烧得很旺的炉火熔掉了铁条上的杂质,铁质就变软了,等到它纯化了,就对它敲打和加压,然后又用清水淬火使它再度硬化。一个人在他老师手里经历的也是这个过程。”可是,我们的“炉火”是什么呢?没有炉火我们又怎么来熔化掉“铁条”上的杂质呢?我要寻找“炉火”。鲁迅先生说:“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,只要愿挤,总还是有的。”我现在在想:“‘炉火’就像海绵里的水,只要愿挤,总还是有的。”我利用星期一升国旗之后的时间,再一次找王磊同学谈话,我看着他什么也没说,他就流下了“伤心”的泪水,我不知道他流过了多少泪了,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相信他的泪,我找他谈话,其实一点儿信心都没有了,我问他:“你是不是想把老师对你的最后一点儿信心全部打掉?”他摇摇头:“不想。”我说:“语文老师对你还有信心吗?”他说:“没有。”我说:“英语老师呢?”他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我说:“你估计呢?”他说:“没有。”我说:“你真的想让所有的老师都对你失去信心吗?”他说:“不想。”我说:“可是,你的行动正说明了这一点啊。”他迟疑不决,声音很低:“我改。”其实,我对他也是没有办法了,他能自己说出改,我只好自己找台阶下了:“真的想改吗?”他说:“真的想改。”我说:“那好,现在你面对着国旗,下你的决心吧。”他面对国旗说:“我一定改。”我说:“今天,你是对着国旗,下的决心。你知道,国旗是烈士的鲜血染红的,没有他们的浴血奋战,哪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啊?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是他们用生命换来的,如果没有他们,你哪能坐在这么宽敞明亮的教室里读书啊?你这时可能还在给地主老财放羊呢。所以,我们要珍惜这大好时光,认真学习才对啊。”他含着泪水点点头。

    可是,第二天,小组长又报告说:王磊又没有做作业。我真的是无计可施了。清朝颜元说:“数子十过,不如奖子一长;数过不改也徒伤情,奖长易劝也且全恩。” 英国布莱克也说:“纵然是一个极坏的人,他身上也可能有某些极好的特性。”接下来,我只有再把这一招数拿来一试了。但是,我的信心已经严重的不足了,肯请善于教育者,帮忙指点迷津,本人不胜感激。